戈蒙网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(请用中文名)
戈蒙网 门户 原创文学 散文杂萃 查看内容

放牛娃:忆友之约而梦游铜川(下)

2015-2-28 00:58| 发布者: 戈蒙gm| 查看: 254| 评论: 0

【编辑语】: 因思忆成梦,而梦中警言犹如棒喝,但谁能清醒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忆友之约--梦游铜川(下)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散文小说)放牛娃/文

  

    相约铜川游,即自这次在北京与“铜人”认识后,机缘让我对铜川这个遥远的西北地区留下印象。有关“药王山”“大香山”和“耀州古窖”等名胜地名,不知不觉地印在了我内心深处。偶然在网络里浏览其相关信息。


    虽然与“铜人”有约,但回来后我却因公安、法院的传唤等种种原因所牵制,至今眨眼已七八年始终未能如愿。遗憾至极只有独自伤感不在话下。更令人唏嘘的是,有关“铜人”的消息,初初回来我们是有通话联系的,一年多后因本人再次遭遇变故而与之失联。因此至今“铜人”的境况已是一无所知。当然是希望有奇迹出现,他能恢复健康居家安享天伦。而我,除了在远方遥祝“安好”之外,又能如何?而经常有的游离中的神思,只能托付诗词笔盏之中: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分心意几分真?烟雨何时会故人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共订香山参妙善,同游药殿念碑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隋唐宫阙三冬雪,黄帝长陵万里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渺渺云涯能寄托?梦回婉转百年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本词名《忆铜人》,收藏于笔者还未命名的古诗词集)


  没错!人生中我们都在有意无意之间留下很多心结,甚至还会留下很多遗憾。我历来不喜欢虚幻的东西而钟爱至情至性。不是么?佛如果真能悟空,就不会到处传颂所谓善恶因缘的布施,而它自己却实实在在地享受人间的香火。那么,我们又何必跟着自欺欺人?我与“铜人”一起漫游铜川之约,虽然没有誓言般的明确,却作为心中一个承诺,精神上一个牵挂,在某个不眠夜,铜川的幻境“铜人”的形音,经常萦扰于梦寐之间。


     又是一个国庆日。山里面人迹稀少气氛自是不能与闹市相比。我依然早起早睡,今夜更是星月无踪地容易催人困顿。夜至三更,狗吠的厉害,我悠然惊醒,推门而出......


  “贤弟,你终于来了!愚兄已在这里等侯多时。”


  哪个!我踌躇地走着走着。都这么晚了,谁人会到我这荒野山地来?


   “贤弟!”


    轻飘飘的,我再次听到一声似曾相识的呼唤声。


    “是‘铜人’么?”


我忽然醒起是“铜人”。凝神循声望去,隐约见一个穿灰色马褂的汉子站在我前边不远的草地上。


    “兄弟,你果然还记得我。”


    “铜人”激动地走过来拉住我的手。“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,不会忘记我们的约定的。走!我们一起看庙会去。”


     怎么突然深夜到访?我们这里哪有庙会?我心念刚起,“铜人”不等我开口,拉着我疾走穿过一片朦胧的小竹林。我在这耕作已有数年,怎么好象没见过这小竹林?犹豫间我已被“铜人”牵着过了一段木桥,来到一座飞水雕檐的六角亭前面。这六角亭背靠怪石嶙峋的大山,左右依傍青翠葱茏的古木。“铜人”放开我,笑容可掬地拱揖着双手说:“知道贤弟忙,愚兄只有亲自来请。你看,为兄已在这休闲之所摆上本地四时佳果,钟灵山泉恭候。”


     我从来不信有鬼神之说。难道我在做梦?

    “我们是在做梦啊!”


    “铜人”仿佛看透我的心思。道:“不做梦,我们兄弟又怎么可能还有机会相聚呢?”


  “惭愧!‘铜人’兄真有心,是小弟怠约了。”


     做梦哪有这么真实?做梦就做梦吧。我快步向前,握住“铜人”双手起劲地摇。盯着“铜人”红光焕发的脸兴奋地说:“如今细看老哥神采,何止胜过当年十倍百倍。小弟的心头大石,现在终于可以放下来了,真是可喜可贺!”


  “托贤弟之福!都是托贤弟之福。哈哈哈!哈哈哈——”


  “铜人爽朗的笑声直冲云霄,回音在山谷循环经久不绝。我们并肩大步迈进亭子里,在“铜人”摆设好的案桌旁的石凳上面对面坐下。案桌上,苹果、香梨、水蜜桃、菩提子等当地盛产的鲜果应有尽有,淡淡的清香四处飘溢。接着,就在这四面环山,苍峦飞翠滴绿的山野包围之中,我们频频举杯畅饮,共诉别后思念之情。我正想问“铜人”近些年的境况,而“铜人”好像早知我会有此一问,抢在前面双手作拱说:“贤弟啊!既在梦中,看这霭雾盘绕,灵光潜藏的美景当前;闻香风送露,听鸟语传情,我们哥俩今天不问不提俗世之事,先让为兄好好地带贤弟到处游览一番,才不枉相约同游之虔诚。”


  “呵呵,如此也妙!我们不谈俗事。”


    “铜人”如此说,我只有顺从地点头。随着铜人手指的指引,只见那茫茫渺渺的山峦忽然间变得玲珑剔透,山势就像玉龙起舞青蟒盘形;山涧溪流淙淙,水声奏响了轻盈美妙的乐韵。这是我最喜欢听的古筝音乐。那葱茏婆娑的千年万年古木树冠,在徐徐清风中伴着声响款款招摇。此时此刻,我岂能不觉神清气爽?如置身秀逸的神奇画卷里,心意竟然不自觉地拍和高山流水的琴音步步高升。


    已经是目不暇及,而环顾之际,忽然“铛!”“铛!”“铛铛!”一声接着一声的悠扬钟声,好象还很遥远,但却异常清晰地在我耳边敲响。


  “难道是玄奘法师在升坛?那么钟声响处肯定就是那玉华宫的所在了。”我用征询的眼光看着“铜人”。铜人没说话,只是对我微微一笑,然后缓缓站起来走到我身旁。当他携着我的手时,我们竟然双双腾空而起。我怵然一惊,来不及细想就飘飘然地,和“铜人”一起向钟声响起的方向飘荡而去。


  飘呀飘,我突然觉得身体灼热非常?原来,一束束红光正由下而上直冲斗牛,令人看着晕眩。慢慢地,我恍惚堕入高热的洪流之中不能自持。全身燥裂难耐,血液沸腾就要爆炸。惊恐的我正想问“铜人”此处是否也有火焰山。“铜人”默默地伸出另一只手指指下面。我随他手指低头俯览,只见下面漫山遍野的红旗在招展;一对对、一群群束腰扎顶的红彤彤的人,或手举火把,或肩扛红缨枪,正在群情汹涌地呐喊;赤潮翻浪般的操练,那阵势燃烧起来一片片火海。火海中心,簇簇火焰围绕着一座若隐若现的宫宇。那不正是“铜人”曾提过的什么革命根据地照金么?好险!革命的地方果然热烈,是真的会要人命!我吓得差点要摔下去。


  “铜人”稳稳地把持住正在低头纳闷自言自语的我。想来我不安的表情已被他看得一清二楚。“铜人”握着我的手在收紧,忽然间一股清凉从他手心慢慢沁进我手心,沿着我手肘手臂的筋脉直上然后遍布我全身。抬起头看到“铜人”在用信任的眼光看我,并对着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,不经意地轻轻叹了口气。同时,一闪而逝地,从他眼神里渗射出来一缕清澈的寒芒。拍和着那越来越近的钟声,我如沐浴晨露般,顿觉清神灌顶心灵剔通。刚才那股灼热烦躁已经荡然无存。


  铛!铛铛!铛…钟声响处,一排倚山接木,序次井然的古朴宫宇醒目而见;临下,宫阙的庭院内,隐约透着的瑞霭如轻烟飘渺。循馨声妙语,一群善男信女正在双掌合什听教,神态十分虔诚。不用问,我想这肯定是玉华宫无疑。院内,一字字的朗诵声传出在敲击着我的耳膜。


  “茫茫宇宙,地初愚顽地不地;莽莽乾坤,天始馄饨天非天;有盘古女娲氏,开天辟地造物人。天者,日月星辰之光象;风雨露雷电云之使然也…”


  我和“铜人”轻飘飘的走进大院。一位须鬓如雪慧目慈颜的老人,在庭院正中的筑台上盘膝端坐。他长眉低垂灿目涵光阔唇微启,正在不快不慢的绎诵演说。声音不大,可能是因为除他说话之外全场鸦雀无声,也就觉得他说的一字一句清晰入耳,犹如馨雷震荡。


  “地者,山水草木之基,人兽禽畜栖息之所。大地以金石矿藏为骨架;江河帛土为血肉;树木花草为毛皮……;人者,集天空之精魄灵魂为情感,取地域之物性形态为骨躯。故,人顶天立地之时,于天地自然而言,顺之而生逆之后灭……”


  聆听中我仔细观察,此处庭院不小,四周墙边角落种满不知名的奇花异草。平台上,见到老人背靠的,大殿正门上方的牌匾写着:“药王殿”三个大字。我恍然大悟今次猜的绝对不会错,这个仙风道骨的老人肯定就是药王孙思邈。肃然起敬之间,“铜人”却把我牵到参拜静坐队列的空档,示意我跟着他席地而坐,双掌合什虔诚恭听。


  “宇宙广博。凡诸象,形散形灭若有若无。日月星辰之精气化万物之情性;天地河山之幻象化万物之形象。持物情性则乖巧,去物性则暴戾。聚形象而神生,散形象而神灭;然世间万物同根同源通灵通性;伏五行演八卦相生相克;按经纬伦常相辅相成。巩固大周天循环,自然生态之平衡。人禽畜兽繁衍;黍粟草木长生,亦谨遵此道维持。盖人常以五谷蔬果为食者,如汲天地精华,自然神清气爽;而多嗜血腥荤厌者,即必生暴戾顽固。顽固者,当化之以温和之气,养之以药石奇功。温和之气,必与日月星辰之精魄调和;而药为草木之根本,石为矿物之根源。纵观今人弃情性纵暴戾;乱形象崇幻觉。滥盗滥伐,上迷天象下伤地脉。妄生灰霾逆天意,敢问,日月尚且失去精神,星辰又岂能韬光;智取豪夺地脉伤,山河岂能不污秽流泪血。天道循环已乱;地物伦常无序,已非平和之气可化,又岂能以药石奏功。乾坤荡荡,这般继而往之,大祸将至,悔之晚矣!!!”


  妙语解困顿,磐音敲神清,我倏然惊醒,但余音袅袅:“乾坤荡荡,诸如这般破坏,继而往之,大祸将至,悔之晚矣!大祸将至,悔之晚矣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写于200710月)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