戈蒙网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(请用中文名)
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发到其他频道
查看: 797|回复: 0

[长篇《云鸟》] 城乡危情:云鸟

[复制链接]

57

主题

116

戈币

211

积分

主编

Rank: 8Rank: 8Rank: 8

积分
211
发表于 2015-4-24 23:55:2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戈蒙网欢迎您注册。欢迎您加入戈蒙文学大家庭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(请用中文名)

x
t011d47f85293671a37_副本.jpg
城乡危情小说:云鸟  蓝幽草


内容提要:
孟酉芸踏上阔别六年的故乡的山间小路,不坐车是因为想看看沿途久违了的原野风光,找回一些童年时丢下的回忆…夕阳将要西沉,经过离老家还有两里多路的、非常熟悉的山坳树林边,心情澎湃东张西望的她要寻觅什么?突然,路边的篱草丛冲出一个头发蓬乱的象乞丐一样的汉子,一把抱着吓呆的她飞一般地窜进树林。随着嘴巴被捂住衣服一件件的被剥下来,埋在孟酉芸心里巨痛的疤结一片又一片地被剥开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责编:潘艳桂


    引子:
   六月的青山六月的河,六月的流沙六月的歌,云鸟要追云,火辣的太阳云里躲;
   六月的山花六月的红,六月的晚霞六月的风,云鸟要追云,羞涩的月光云的梦;
   六月的星星六月的晨,六月的悠悠六月的真,云鸟要追云,放射的眼神云里滚;
   六月的哥哥呀妹妹摇响的风铃,环回迤逦是梧桐树下的笑语欢声,六月的情结为何要离别,   留下哀痛哟一路归来,泪水盈盈,泪水盈盈。

  难忘的河,难忘的歌。孟酉芸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但因为平时保养的好,皮肤竟然是越来越的嫩白。作为城里人,回来到这个阔别多年的山区小镇,一下车她就觉得心踏实了下来。青山依旧,只是有几处被破了膛似的挖了几个大坑;小河依旧,只是河边多了一些棚架小楼房的构建筑。这条小河是从自己家乡云鸟村后的蛤蟆潭流出来的,河水已远没有从前那么的清澈。

  “姨阿婆!您还在卖云吞呀?”

  五彩布蓬下正在收拾碗筷的姨阿婆听到喊声抬起头,看着比九年前还年轻漂亮的孟酉芸没回答。人也没有变,只是额上的皱纹拉长加深加多了许多;街上依旧的宽,两旁仅多了五六栋新楼。迎面又有一辆“摩的”驶过来问她要不要坐车,孟酉芸摇摇头。才六里的路,她想沿路看看的走回去。

  芸儿。你为什么要飞的那么高那么快?

  天要黑了,得早点飞过这座山早点回家。你快追我呀!

  孟酉芸在这条山间小路脚步姗姗的已经走了近一个小时,找回一些断断续续的童年时丢下的记忆。没错,就是在这块大螺石墩旁,石如往昔的安然在,但他现在在哪里?

  芸芸。别晒太阳,会晒黑皮肤的,快进来歇歇,我摘野芒果给你吃。

  是不是我晒黑了你就不跟我玩?

  不是!这么烫的日头,晒了皮肤会起水泡脱皮的辣辣疼。你不是很怕疼么?

  夕阳将要西沉,走过这片熟悉的山坡树林,绕过前面不远的山坳就是自己曾经的家云鸟村。往日的呼唤声犹在耳边,孟酉芸突然心情澎湃地东张西望的好象要寻找什么?

  傻芸。丢三落四看你心慌的,玉坠不是在这里么?

  这该死的红线为何这么容易断,吓死我!

  有我在,丢不了的。你急什么?

  能不急?还不都是你说这是你家的传家宝。

  为什么,为什么你不拦住我?哪怕是一个请求的眼神,城市不存在;豪宅不存在;跑车不存在儿子女儿不存在,现在拥有的都不存在。

  “阿呀!”孟酉芸正在患得患失,突然一声怪叫,山路边的篱草丛冲出一个男子,邋遢的满脸泥巴,头发蓬乱沾满土灰比城里街边的乞丐还要肮脏。他一把抱着吓呆了的孟酉芸飞一般地窜进树林。

  “你要做什么?”

  小树林还留着自己昔日的气息,孟酉芸醒觉过来正要喊救命,但刚喊了一句嘴巴就被严密密的封住。这男子很臭,孟酉芸开始想作呕却呕不出,因为林子里真的还环回着自己熟悉的味道。快放开我!衣钮被一颗一颗的解开,孟酉芸想叫喊喊不出,用力挣扎也无济于事。

  “不可以!”

  上衣已被撕裂剥下来,男子坐直身体在拉自己的西裙,孟酉芸一说话嘴巴又被捂住。她感觉到他的动作很熟练自己的衣服很快被全部褪下。

  “不!”

  小树林里熟悉的体味伴随着昔日的呼吸在萦绕。男子发疯似的力度很大,孟酉芸被迫渐渐放弃无为的挣扎。可是,对方却忽然的停了下来,间歇中她看清楚他眼里的凄怨,心里惊讶一阵混乱连忙闭上眼睛。

  “滚开!”

  孟酉芸不知所以的没有了恐慌,正想要推开那还未脱衣服的男子时,感到自己坦露的胸峰一滴一滴的冰凉,接着心房上又有一团的温暖。她奇怪地睁开眼睛,见那脏汉已站了起来,在看自己的目光依然是幽怨但加了几分怜惜,他突然转过身“我没有强奸我没有强奸你们为何害我”的喊着狂奔?

  “不要!”

  孟酉芸记得清清楚楚,男子狂奔的方向是四五层楼高的悬崖,下面是乱石底的浅水河。来不及细想,她爬起来发疯似的追过去,绝望地大声叫喊:“不要——救命啊!”

  一
  “要维持他的生命一年至少要一百多万。你是不是疯了?”

  贾字强盯着孟酉芸面脸疑惑。他与这个女人结婚九年已有一双儿女,但却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了解过这个女人。除了在床上,从来就没有觉得她是自己的妻子。



点评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[ 发到其他频道 ]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